《伊春天气》预『报』:天风阁临帖 记[

admin 2个月前 (08-05) 社会 45 2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(1900-1986),字瞿禅,不仅是著名的词人、学者,且善于书法,是中国近现代学者型书《家的代表人物之一》。近期出书的《“〖<夏承焘>〗”墨迹选》从字画、信札、题签三大版块出现“〖<夏承焘>〗”的作书造诣。

他五十岁时的“日”志对此曾总结道:“自念数十{年}来习字,由褚河南圣教、颜平原郭家庙、砖塔铭,转入黄漳浦、黄山谷,不能专主一家,遂一无所就。近颇爱宋仲温,「思兼参云麾」。学汉隶,于礼器、石门颂、黄龙、史晨,【偶亦摹】仿……”

方韶毅先生寄来他编的《“〖<夏承焘>〗”墨迹选》。鉴赏之际,想起曩{年}读天风阁“日”志时,曾摘录了瞿禅临帖习字的内容,因检出条记,〖稍加整理〗,『以助谈资』。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已刊“日”志,起于一九二八{年}七月廿八“日”,迄于一九六五{年}八月三十一“日”。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先生(左,1900-1986)

从已刊的“日”志看,瞿禅设计习字,可能起于一九二八{年}六月四“日”:

杲明劝予学字,谓此亦谋生之道。拟买鉴古阁本石鼓文临之,先从篆及行草(「千文」、书谱、圣教序)入手,再学大字文殊经,“日”费半小时行之。

这是习字设想,“日”志中并未见详细实行,正式纪录临帖,是从这一{年}的七月六“日”最先:“灯下临千字文及书谱四五纸。”七“日”《又》记“临书谱”。

以后或许没记,或许没写,要到三一{年}三月五“日”,「“日”志才《又》记」:“午后为春渠书一诗屏……学书素未加苦功,《又》不能却,甚苦之。”五月三“日”,从“锺山处借得马一浮写横幅,爱其飘逸,挂壁间临之”,五月八“日”“夜摹马一浮书”。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《天风阁学词“日”志》

从三一的六月七“日”“「临石斋手札」”最先,瞿禅断断续续临写黄道周法帖多{年}。从这本《墨迹选》也可以看出瞿禅早{年}书迹,石斋味很重。他临写石斋字还获得余‘绍宋的欣赏’,余请人转告瞿禅:“石斋楷法得于锺元常,草法得于皇象、索靖、右军为多,而于月仪、十七帖尤三致意。”(1931{年}7月14“日”、15“日”)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,题谢玉岑《青山草堂鬻书图》,1931{年}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,《书读龚孝拱遗稿诗》,1937{年}

集中临黄石斋字,以三八{年}五月后为多,“日”志中不时有“临黄漳浦字”、“临黄漳浦字二张,似有提高”、“午后‘临石斋字’数张,藉以放心”、“终“日”临黄石斋小楷榕坛问业”;今后数月,“临黄字”、“学黄字”、“〖临黄石斋〗孝经”、““临石斋逸诗””不停。此前不久的四月,瞿禅临过几天李北海。这{年}十月三“日”在上海天下书局购得山谷书中兴颂诗、松风阁诗等之后,“自嫌作字太弱,欲以山谷疏放者药之”,于是临写好几天“山谷中兴颂大字”。他的书法家同伙王蘧常跟他说这两家“不能同时兼临”(1938{年}11月14“日”)。

今后,依然时时‘临石斋字’,并不停有心得。三九{年}四月十五“日”:“临石斋王忠文祠记”;五月廿八“日”:“黄石斋书,【甚难】形似,午后临二纸,殊心灰”。四○{年}六月二“日”:“‘临石斋字’,始悟当用圆笔”;十月二“日”:“连“日”‘临石斋字’,似有进境”;十月三“日”:“‘临石斋字’。拟拆开笔画学之,逐“日”学一横或一直,并参其正草各体,“悟其”运笔曲折。临黄书六七{年}矣,迄不能似”。四三{年}四月三“日”:“以羊毫临榕坛问业,适可而止”;十一月十三“日”:“近{年}学字,茫无畔岸,仍欲返临石斋”。四七{年}四月十二“日”:“临石斋张天如墓志一纸”;七月廿九“日”:“临黄石斋手札便面三页”。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,《书里词七首》,1938{年}

但同时,瞿禅经常移情别恋,不停换帖临写。三九{年}十一月十五“日”,“借曹全、韩仁、{礼}器三拓原本,共四册。“日”来偶欲学隶书也”,越“日”最先临礼器碑。四一{年}六月十三“日”:“夜为鼠扰,起临西狭颂”。四二{年}十月六“日”,“重临西狭颂,渐能形似”。随后《又》最先临曹全碑,四三{年}六月,延续数“日”,天天写曹全,六月廿八“日”:“<心>绪懒散,惟临曹全碑消遣,不求字工,易得兴趣”。七月一“日”,瞿禅门生任心叔“谓(曹全)<太柔媚>, 劝仍[学西狭颂。予欲融二者为之,恐不能成体”。而十月十“日”《又》重临礼器:“夕,始临礼器碑,比西狭颂易得形似。心叔则谓礼器与史晨皆【甚难】。须用篆法写”。四四{年}常临礼器碑,四月三十“日”:“临礼器碑半页。包慎伯谓:学字不能多。予意:每碑有二三十字结构笔法烂然在胸,即能神明转变矣。”四五、四六{年}“日”志中临帖的纪录,多是临礼器碑。四六{年}二月四“日”,“借心叔十二砖文,临写二纸,此为生平初学篆书”。前面提到瞿禅习字设想,从篆及行草入手,而要到这时才最先写篆字,从“日”志看,也就两三天纪录写篆字。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写祝刘景晨六十寿诗,1941{年}

颜真卿也是瞿禅花过功夫临写的。一九四三{年}五月二“日”,“学生持谭组庵书麻姑仙坛记来,为临二纸。昔{年}在长安一度好临颜书,无所得也”。四六{年}七月十一“日”,“于心叔处借得颜真卿中兴颂,灯下临数十字,神为之旺”。四七{年}一月二“日”,“为学生写大字屏幅二大张,『临真卿』中兴颂”;一月七“日”,“为学生写立轴数页,《临》颜真卿中兴颂。学生喜予小字行草,以颜书正字为丑拙。此亦关系岁数,少{年}所幸亏流走见才气者,故甚赞予粉笔草书。”这{年}七月,《又》返临山谷,七月八“日”,“临山谷浯溪碑三幅”;十五“日”,“为书常友人书屏条七八幅,皆临山谷中兴颂诗,爱其恢张,可药软靡之病”;廿一“日”,“《为征泺》写字一幅,临山谷中兴颂诗。黄书开展旷达,「几如石」门颂。往{年}曾学真卿、石斋、西狭颂,拟合并几家习之,祈自成一体”;九月四“日”和八“日”,都为友人写字,临山谷中兴颂诗。十一月九“日”,“临山谷中兴颂。心叔谓予不宜于临山谷”。三八{年}四月有一阵,“日”志中天天有“临李北海书数十字”的纪录,五○{年}九月七“日”,《又》“临云麾碑消遣”。

四五{年}四月三“日”,瞿禅在友人处看到文嘉跋褚临兰亭, 一见钟情[,便借回临写了一阵,四月十一“日”,“早为若佛写一直幅,见者谓予字《又》变,以近来“日”临王伯榖文休承也”;五月八“日”,“临文嘉兰亭跋,觉小字有进”。四八{年}十月三十“日”,瞿禅购得中华书局出书的几种字帖,“(予最爱虞书破邪)论、宋仲温临书谱”,接着几天都在“{临破邪}论”。五零{年}后,“日”志中偶有临帖纪录,三月八“日”“临宋仲温书”,五月十三“日”“临宋仲温书陶诗”。

今人中,瞿禅临过沈曾植和马一浮。三七{年}五月十一“日”,“为各友人临沈寐叟字五六幅,颇倦”。前面提到最先习字时就临过马一浮,四二{年}九月四“日”,“临湛翁字”;四五{年}二月廿七“日”,“临马湛翁古梓行,“从晓沧处假得””;今后数“日”,天天临写。但任心叔曾对他说:“写沈寐叟、马湛翁,“不如写石”斋,不如写右军圣教。”(1947{年}4月3“日”)

“日”志中还偶有纪录临东坡、临月仪帖、临王献之、临十七帖等。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,《书辛弃疾词》,1972{年}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,《「湖上小唱」》,1977{年}

一九五〇{年},瞿禅五十,临帖习字不止二十多{年},他在三月十六“日”的“日”志中做了一番总结:“自念数十{年}来习字,由褚河南圣教、颜平原郭家庙、砖塔铭,转入黄漳浦、黄山谷,不能专主一家,遂一无所就。近颇爱宋仲温,「思兼参云麾」。学汉隶,于礼器、石门颂、黄龙、史晨,【偶亦摹】仿,亦终不到,由笔力弱也。”

《“〖<夏承焘>〗”墨迹选》,浙江人民美术出书社

从临帖习字历程看,瞿禅真可谓热衷临帖的书法爱好者。至于其书法境界,郑重先生为《墨迹选》写的序言中说:“内外皆禅,落花深处,池塘春草,生姿自然,给人留下的只是满纸的清气了”,自是不刊之论。
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书法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书法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书法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书法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书法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书法

“〖<夏承焘>〗”致刘海粟信札

,

申博Sunbet

申博Sunbet-有你喜欢的sunbet真人、sunbet电子、sunbet棋牌、sunbet代理合作。
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《伊春天气》预『报』:天风阁临帖 记[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  • UG环球 2020-08-05 00:01:09 回复

    Allbet Gmaing官网欢迎进入Allbet Gmaing官网(www.aLLbetgame.us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欢迎各位新粉

    1
  • UG环球 2020-08-05 00:01:14 回复

    Allbet Gmaing官网欢迎进入Allbet Gmaing官网(www.aLLbetgame.us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欢迎各位新粉

    2

标签列表

    文章归档

      站点信息

      • 文章总数:664
      • 页面总数:0
      • 分类总数:8
      • 标签总数:1145
      • 评论总数:250
      • 浏览总数:13424